Being Human
13 四月 2019

我一直被“知识”和“信息”所困扰。因为知道的太多了,所以没有办法好好的观看一件事物。一旦接受了关于某件事物的某些信息,在思考和它相关联的所有事情时,都没有办法排除干扰,被信息所裹挟,想要逃离,但没有办法做到一知半解,就一直深挖。我把这个过程视觉化了,我想我作为人类,生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赤裸的,被教育、社会化,慢慢的,被我接受的信息,包裹起来。我感知这个世界的方式变了,这些信息组成的框架在我和世界之间形成了一个“壳”,它保护我,我通过它来思考,我不再赤裸了,但也不被外界所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