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uman-Intersubjectivity是什么呢?我先生说是“人间”的意思,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主观性,就是人间。第一次听这个词的时候觉得很美。周诗卉拿着她的这件服装装饰找到我拍摄的时候,我脑子里面蹦出来了这个词语。

诗卉说她想通过这件作品表达人的身份认同,我们可以随意的选择自己的自我身份,女性、男性、厨师、律师等等……但当我看见它们在风里是那么的轻盈,最终重新构建了新的想法在这个视频里。我想说的是;“让这些沉重的关乎身份的词语都像空气一样在风中飞起来吧,人之间有身份,当它最不重要的时候,我们的心就变得轻盈了。”

to see full video please go to:

https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NDIwMzE1NzIwMA==.html?spm=a2h3j.8428770.3416059.1

13 四月 2019

我一直被“知识”和“信息”所困扰。因为知道的太多了,所以没有办法好好的观看一件事物。一旦接受了关于某件事物的某些信息,在思考和它相关联的所有事情时,都没有办法排除干扰,被信息所裹挟,想要逃离,但没有办法做到一知半解,就一直深挖。我把这个过程视觉化了,我想我作为人类,生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赤裸的,被教育、社会化,慢慢的,被我接受的信息,包裹起来。我感知这个世界的方式变了,这些信息组成的框架在我和世界之间形成了一个“壳”,它保护我,我通过它来思考,我不再赤裸了,但也不被外界所见了。

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。

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。

我总是梦见这首诗,梦里的各种场合出现这首诗。对我来说,当见到某一些特定的场景,心里就会出现这首诗。这些是我在有这首诗中的感受时纪录下来的影像。我从13岁开始离家学习,很少回家,我是没有思念家乡的情感的。Nostalgia to nowhere,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,希望心有所安放之处,但把它安放在了一处“空”的地方。

原生家庭影响的文章看过许多,父母的行为我都忘记了,记忆比较深刻的是泪流满面的几个时刻。我把这些时刻都用摄影重现了。那个小女孩,一个人在家等妈妈回家躺在沙发上流泪睡着/在春节12点钟声敲响的时候一个人含泪看着窗外的烟花/妈妈买来的鹦鹉玩伴飞走了/生日的时候一个人吃掉一条鱼/守着电话不停拨打几个小时妈妈的电话也没有人接/跟家里的小金鱼朋友说话/因为没有玩伴一个人拿着笔在墙上画,剪窗帘给芭比娃娃做衣服被家长训斥。

我总是希望这些让我记忆深刻的时刻,能够在回忆的时候是美的,是纯真的。

继Being Human之后,想要一次知识“休歇”的尝试。我穿着一件毛衣,那是我看书的时候,一边看书一边织的。我被它包裹起来,尝试不去想任何事情,在芝加哥的雨天光着脚走了出去。在这种环境里面,赤脚踩在冰冷的地面,还有小石子和树枝刺激着脚掌,耳边是风声,雨声。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,只有我一个人。我跟着风的方向,走到了密歇根湖边。